看板 marvel 关于我们 联系信息
【以容】参 她在粘腻的水声中醒来。 坐起身、发现自己浸在一片湿凉里,华以容试着眨眨眼睛,应该说她觉得自己是眨了眼睛 ,但不论过了多久,眼前还是只有一片虚无似的黑暗。 这有两个可能,要不是周遭真黯淡无光到伸手不见五指,要不就是她自己瞎了……而依据 她个人的推断,现况应该是后者。 第三次造访,她随即明白自己正身处什么境地,与其说习惯倒不如说是麻木了,自从跟丽 打着打着、发现自己已经不是靠视力在判断他的位置时,她就隐隐意识到了会迎来这个结 果。 水底有什么东西在啃蚀着她,见她毫不反抗,开始像蛇一般快速沿着她的腿漫上全身。 真惨,一辈子没想过自己的人生是这样完结的——落到在这种地方被吃的下场。 ……就那样没醒来,不知道爸妈会怎么样,洛铮一定哭得很惨吧。 她很愧疚,她应该要愧疚,但是又矛盾的一点感觉也没有,仿佛那是别的躯壳上的事情、 仿佛那是不再与自己有关的事情。 仿佛那是久远的前世。 原来这就是死亡后的心境吗? 很痛,像是被数只带着利齿的野兽同时撕咬一般,但是她还是那样坐在水里,没有动。 反正看不见就逃不掉,她也不知道可以去哪里,而且她太累了,就这样吧,生无可恋原来 是这种感觉。 吃吧,她不在乎。 那些咬着她的东西突然松口,应该是炸开了才会有些湿凉的东西喷到她脸上,同时有谁正 在涉水靠近的声音。 「……芍药大人?」茫然地擡头,想想也只有这个可能。 「我是。」 「大人……我看不见。」她损毁得很厉害,连声音的方向都判断不了,但她并没有惊慌或 害怕,意外地相当平静,只是觉得困扰。 ……或许这时候还是表演得惊慌害怕些比较适宜?她边想着,边对自己这种不上不下的意 识状态感到有些无力。 芍药慢慢到她身边,相当温柔的将她打横抱起。即使看不见自己现在的外观,她也知道自 己不正常的轻。 希望没有太丑,她可不想吓到这个温柔的好心神明。 「……我想去一趟三途川。」她摸索着、用感觉不到五指的手臂环上他的肩头:「您能为 我引路吗?」 「魔道之物消亡后不入轮回,这是世界线的定律。妳想望的地方并没有妳渴求的东西。」 芍药只是托着她缓步涉水而过,淡淡地否决了她的要求。 她并不难过或失望,只是听进去、并接受了这个结果。 「我死了吗?」 他没有回答,一步一步直到岸边、才将她放了下来。 「没有,妳没死。」华以容感觉到他抚在她脸上的指尖,用一种很悲伤的语气说,「但妳 差一点就脱离正轨了,孩子。」 「这样啊。」她扬了一下嘴角,希望自己至少表现得看起来正常一些。 「太胡闹了。」芍药轻声斥责,帮着擦去她脸庞刚刚沾附上的污痕。「……再差一点点、 真的只差一点点,很有可能会真回不来的。」 她还是挂着那副相当苍白而空洞的笑容,顺着那双手臂往他肩上靠去,偎了许久后疲倦地 开口:「大人,我累了。」 芍药却用那一贯悲悯的声息笑了出来。可惜她看不见,他这么温柔的美男子,笑起来一定 很好看。「……还早。妳是命运眷顾之人,每一世都会活得平和幸福。」 她也真心地笑了,虽然不是愉快的那种。「大骗子。」 「我不会骗妳,我说过我记得照顾过的每一个孩子。」 「那命运在我这一世还眷顾我吗?」她扬了扬重量过轻、无法估量长度的手臂。「即使我 做了一连串错事、下场还是现在这样?」 「孩子,我无法秤量妳的孰是孰非,沿途风景是天堂还是地狱,也由你们自行体悟个中滋 味。」他压下她的手,华以容下意识想伸出指尖回应,可惜她现在没有指头。 「但我珍视妳的温柔,这很难得,定命给了妳这样的本质,不会轻易斩断妳的轮回。」 那真可惜。她收回手臂,想着倒不如让她就这样死去,还比较像早早放过她。 芍药没再说什么,只是抚上她的眼眶。「疼吗?」 「一点感觉也没有。」 她好像回答了一个错误的答案,因为芍药的难过深深地渲染了过来。 「我现在已经不觉得你冷了。」她闭上眼皮……至少试着在空洞的眼眶外这样做了。「让 我留下来吧,大人,虽然帮不上什么忙,还是能陪你说说话。」 她猜自己应该算是死了,至少死了一半。 因为芍药并没有像以前那样赶着她回去,而是将她留在了身边。 她就这样跟着这位古老仁神在黄泉待了下来。 没跟她说话的时候,芍药就把她凝在肩上的花绾里带在身边,用薄弱到相当稀微的仙气润 养着她,自己则慢慢涉进水中、持续着黄泉的打捞工作。华以容感觉得到他一直在用着相 当温柔的动作安葬那些废弃的残肢枯骨,每当捞到有残存意识的人魂时则会抱起祂们,用 她听不懂的语言低低吟唱经文似的咒语,抚平那一张张凄苦脸庞、将祂们浑沌残破的外型 与意识整理干净,人魂在这个过程中能渐渐拼凑回大部分的神识,再度随黄泉之水远离、 一路回到冥府。 那真的是相当枯燥乏味而寂寞的工作,沈入泉水的碎魄们大多具备着负面的情感,修复完 毕后也只会急着随水远去,华以容才跟了一会儿就觉得沈闷,而他已不知在这儿历经多少 岁月。 休息的时候,芍药会回到岸上将她放下来,转而悉心治愈她受创的身体、与胸口那道主伤 ;那双细瘦温柔的手底不间断往她传递过来的,是一道道有别于温度的暖流。 「芍药……」华以容动了动好像有了些感觉的掌心,努力思索着残留着的记忆库:「在古 代好像被称为药王。」 他沉默了一会儿,还是接了话。「虽然世界之初本身并没有这个意思……不过是的,以前 在天上时,我的身分确实是个医者。」 「我听转轮殿主叫你白离殿下。」单纯好奇,她还是忍不住问:「大人,你到底是谁?」 「……我是世界之初允许存在的一个错误。」他轻声回答。「为了弥补那个错误,我向冥 府约定,直到清空冥府残余的杀业前,会终生守在黄泉。」 这听起来很像那段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故事,但又不太对。她知道佛道神明形象很多时候 都是被后人穿凿附会甚至擅意捏就而成;但无关外型、她就是明确地感觉这两者之间完全 不一样……虽然她还是问了:「…地藏王菩萨?」 芍药听她这么说反倒轻轻笑了出声。 「不是的,那一位的原型…确实是一位值得尊敬的圣者。」停顿了一下,他续道: 「而我在这里,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发愿……单纯为了偿还自己犯下的罪孽。」 「什么罪孽?」 芍药沉默了很久,久到华以容以为他没有意思要回答,正要被他温暖的治疗熨贴得几乎沈 睡,才听他款款而谈:「我存在的时代,孩子们的心智已经成形,已经强大到学会了招结 自己的同族、甚而群聚。」 「人间存在的意义,本来就是世界之初为了填补上下二界间的空白、把天上与冥府间用更 有效率的方式串连起来,所计划的“循环”的一部分。所以当孩子们孕育出足够的意识与 智能时,天上接受了引领,让孩子们从聚落、部族、到国都,将他们群居起来、传授世界 线的知识,标定规矩,划分阶级,用天上的方式来教育人群。」 「国都的第一批管理者,便是天人……妳见过的,就是转轮殿主蔺迎。」 「但国都的运转最终因为某些原因失控而崩毁,跟着消亡的除了蔺迎还有另一位天女…… 娋华,她是蔺迎的妻子。」 「既然是天人,那你们为什么……会都下了冥府?」 她更想问的是为什么同样是天人,转轮殿主成了银缕缎袍覆体、高堂殿上的华贵阴官,芍 药却卑微落魄地流放至此? 「……人间的第一批大型杀业,是因我的漠视促成的。」 芍药的声音很低,低到华以容即使看不见、都能感觉到他全身颤抖。「世界之初对于人间 发展的要求,是天上不能直接对其干涉,蔺迎跟娋华被命披覆着近趋于人的驱壳代管人间 ,但没有断绝他们自身跟天上的链接。」 「国都的发展后期很不顺利,蔺迎自身身为国都神巫,没有停止过往天上求救,但我…… 那时候太过年轻,死守着世界线的约束,忽视了他的请求。」 「最后他用了非常极端的方式进行了与天上链接的仪式……被献祭的孩子越来越多,杀业 就像被风卷起的一地黑色腐叶,顽强地越聚越大……最后失控了。孩子们在精神上受到污 染,世界线强制终止了那一代人的命运,所有孩子…包括以人身死去的蔺迎跟娋华,一起 被清理进了冥府。」 「我想带他们回去。」沉寂了一会他轻声说:「带蔺迎…还有娋华,一起回天上去。但世 界线的孕育很快,土地上另一批新的孩子们重新聚集起来,前代国都残存的恶业来不及代 谢、从黄泉入口逆流进入人间,像瘟疫一般感染了那些孩子……新的孩子们比先代强壮, 适应着调节后成功活了下来,但自此人类成了第一种也是唯一一种会对自己的种族犯下杀 业的生物,随后进入新的轮回、无法遏制地蔓延开来。」 「当我到达冥府时已经太迟了,蔺迎跟娋华被扣,清肃那些无边无际的恶报轮回。……那 批杀业因我而起、难辞其咎,我不得不为此发了誓,必须将黄泉恢复原本的清澈,才能带 他们回天上去。」 「可以说……」他摸上她的脸,轻轻摩挲过她的眼眶:「妳的杀意,或许也算是我当年余 业的产物。我很高兴妳没真的促成大错,妳的对手…在很适当的时机阻止了妳。」 华以容苍凉地扬起嘴角,虽然并不为此心怀感激。 「你给自己上的枷锁太重了,大人,人类本来就是自私而复杂的动物。」 她是想试图安慰他,但芍药摇了摇头。「我看过孩子们最初始的样子……妳想说的“人 ”,只是这条世界线延伸出的必然。世界之初之所以同意人类维持这个质延续至现世只 是因为它接纳并观察着这个发展,而我没有一天不活在后悔里。」 于是他就这样背负着自己的罪恶与忏悔,独自一人守在荒寂污浊的黄泉,古老到连姓名都 没有被留下,至少有数千年。 「……大人,你没有想过放弃吗?」元神状态的她现在脑子很直线,想到什么就直接问了 出来:「黄泉那么大,人间的人口数量一直都在爆炸,你这样一个一个的慢慢拯救,简单 算一下,都能推测出你期望的那一日几乎等于不会到来。」 「我不相信世界线不明白这一点,你为什么不干脆修改那个约束,自己回天上去?」 「妳很聪慧,孩子。」他贴熨着她的手,碧色眼眸里蕴着浅浅的柔光。「蔺迎曾经问过我 同样的问题……我告诉他,身为世界之初成就的神祇,不能轻易违背自己立下的承诺。」 「实话呢?」 「实话是我深爱着他们,不忍心丢下他们守在这暗无天日的幽冥。」他慢声回:「或者说 ,没有他们的天上,对我来说也等同幽冥,我想回到最初的那段日子……说穿了,我终究 是为了自己。」 华以容现在的感知是有点迟钝,但记忆没有出问题,她确实还记得上一次看见转轮殿主时 ,那个高傲的阴官是如何用着一种非常尖锐而讽刺的姿态在应对白离。 但是白离却记惦着那些相当古老的往事,说得这么温柔而寂寞。 这中间的过程发生了什么? 而那个叫娋华的女神…又在哪里? 她想问,但直觉地知道该就此打住;芍药也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太久没与人对谈,他没拿 捏好,细节说了太多。 「眼睛……可能一时唤不回来。」沉默下来的他持续抚着她的脸庞。治疗持续了一段时间 ,大部分都不难,但…「这是陷入魔道所带来的折损,除非妳自愿,我……」 「没关系的,芍药大人。」她摇摇头,轻轻地把脸靠上他的手心。这位仁神已经为她做得 太多,她没想再多做要求。 黄泉好静,只要把那些低低远远的苦痛呻吟当作一种白噪音,那么除了淌流的水声外其实 什么都没有了,连时间都仿佛凝固了一般;她偎着他许久,完全不在意这段时光就这么无 限沈浸下去,但远远的地方却开始传来杂沓的声息。 「有人来接妳了。」她感觉芍药揽着她的手轻轻松开——华以容注意到自己的手指回来了 、她下意识抓住他淡去的衣襟,但芍药已在寂凉的黄泉中渐渐隐去气息。「我来不及让妳 完全恢复…但别担心,妳终有一天会痊愈。好好活下去,孩子,活下去就还看得到光明。 」 「愿妳褪去伤痛,不要忘记了,妳的温柔受命运眷顾,一生终会活得幸福而平安。」黑暗 的尽头他留下对她的祝福,在苍寂中幽幽散去。 像是做了一个很深很沉的梦,直到一阵一阵机械地哔声将她的意识拉了回来,然后有光 在她眼前炸开。 华以容被强制唤醒。睁开眼迎面袭来的就是猛爆刺眼的日光灯亮光,一时间除了白灿灿 的光斑外她什么都看不到,身上还沈重地压满各种管线,脑袋一片混沌的她反应不过来惊 慌着开始粗重喘气、却发现自己无法控制呼吸的频率,本能地挣扎起来手脚却被紧紧捆 缚,刺耳的哔哔声用更快的频率响得更凶了。控制不了呼吸、喉头被堵着发不出声音,还 有一群人围了上来又吵又凶地对着她拍来拍去……她的意识一时接受不来这些庞大的外来 刺激,重新坠入黑暗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物理上的负担温和多了,虽然还是被绑着四肢但至少能咳出声音,医师与 护理人员不定时出现在她眼前转来转去,偶尔会放父母跟洛铮进来看她,很长很长的时间 后终于拔了了大部分管线将她放到普通病房,过了快一个礼拜她的思绪才终于清楚了点, 算算日子、得知自己在医院躺了快整整一个月。 父母跟洛铮一直不间断地陪在她身边,担忧地想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醒来的华以容 却只是漠然凝视着所有人,沉默。 隐里死了。脑袋清楚过来的她慢慢记起了这一点,明白了这段期间浑浑噩噩的记忆并不完 全是梦。 醒过来之后的她一直没有开口说话。 父母与医疗人员无数次在她眼前讨论着迈入了新难关的病况,但事实上,连她自己都不知 道为什么会这样。她的知从醒过来后变得很混沌,不关心自己,也不关心所有人,觉得 自己好像还留在黄泉,还留在丽的房子,甚至是留在当初的公司宿舍里。神识陷于回忆、 无法完整的衔接眼前,让她的意识跟空间感之间产生了断层,衍生为一种突兀的不对劲。 这种冲突让她无法判断及回应眼前的信息,因此大部分的时候她只是空白地盯着眼前的空 间,而脑中不断不断地转过的,是与隐里生活时的那段时光。 想着那孩子澄亮水晶一般的红色眼睛。 想着那孩子无限依恋地盘在她腿边时擡头细致的狐鸣。 想着那孩子第一次试图对她开口说话时那慌张又诚挚的眼神。 想着那孩子每次不安及任的时候只愿意赖在她肩膀上睡觉、怎么样都拔不下来的样子。 想着那孩子不论是狐身还是人身、都爱顶着黄澄澄的柔软毛发赖着她大腿撒娇、迎接她回 家时回眸瞬间温和柔软的笑脸、鼻尖上沾着点心屑擡脸要她清的样子…… 最后想起唯一一次地突如其来、却让她深深地记下来的吻。 回忆很美,深刻的仿佛不曾止息,她一直怀抱着这种美好,三年了,最后却在那日丽一句 『我亲手杀了祂』中被迫划下休止。 华以容以为自己会哭,可是眼泪出不来。 她失去了与任何人对应的念头,父母、主治、心理师、就算是洛铮都没放弃尝试,但她不 开口,甚至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来过。就像一个人偶,每天睁开眼睛后只是木然地坐在床 上望着远方,对外界所有刺激不关心也不回应。 最后全家人都放弃了,确定她还愿意用点头摇头进行简单的回应,妥协着让她保持这个状 态慢慢养回生理机能,打算等她恢复到能出院、慢慢回到正常的生活再说。 木然的意识中时间是无意义的,现实一直卡在她的神识外许久,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 直到那天后才出现转机。 丽来看她。 他就那样信步走了进来,拉过床旁椅坐下后什么也没说,苍白病房里,神情都非常萧索的 俩人就这样沉默对视了良久。 华以容注意到他身上的伤几乎已经复原,那只断掉的右手似乎也完整复了位。 真遗憾。 我们都完好地活着,真是遗憾。她麻木地想着,最终也只是淡淡地垂下眼、转头望向窗外 艳阳中的树影。 丽就这样在她身旁坐了一会儿、接着站起身将某样东西放到她腿上,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待脚步声远去,华以容才慢慢将眼神从窗外挪回、望向他留下的物品。 她看过这东西,在当初地基主引领她进入的那场梦里。可惜梦境太过朦胧,醒来之后的画 面终会随着时间在记忆中淡淡远去。 现在却沈沈地到了她手里。虽是石头磨就,但眉眼线条确实是隐里的样子,那只占据了她 记忆中所有温柔与美好的狐仙。 她摩挲着石像的脸,从尖尖的耳朵到弯弯的眼睛,最后到那双微翘的嘴角,她木然了一个 月的嘴唇动了动,同时心底深处某一块突然艰涩地苏活过来,接着一发不可收拾地滚出眼 泪。 「……隐里,」她捧着石像把额头贴着狐狸的脸,干荒许久的喉头很疼,却止不住她寂寞 又疼痛着声嘶力竭:「隐里……」 华洛铮提着午餐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那样的画面,以容埋在自己的双膝间哭得溃不成 声,摩挲着手里的石像一遍又一遍地呼唤那个不再回应的名字、但总算久违地发出了声音 ,这让华洛铮终于有一种以容还活着的实感,激动又难过的她冲上前去紧抱住自己双生的 另一半,一整个下午都没有离开,沉默无声地陪着流泪。 很久以后的某一天,华以容回到前宿舍去探访时才听原居民们说起:她住院那段期间有个 奇怪的长发男人到过宿舍,身后随行着一个穿着旗袍的人形花魔。 他手插着裤袋笔直站在屋顶那座祭台前、却又不像是真盯着祭台上的东西,而是凝视着虚 空一动也不动许久,随后就静静的走了。 华以容不太确定他去那里做什么,她也不关心。 总之她这辈子再也不想看见他了。 —— 上篇留言回复完毕记得领、谢谢大家(合十。 —— 隔了这么多年终于把丽洗白了(人生清单-1)。 Ps.丽有翻阅眼前空间的『过去』的能力,这就是谷雨篇壹中、碧萝提到的天上送给丽的 眼睛。 他第一次进地窖时便是以此回溯过现场发生的一切,对于纯仙体的狐狸一瞬入魔之事感到 蹊跷。这就是他没马上对隐里下手,反而选择去挖掘出内幕借此牵制委托人甚至背后的组 织,花了漫长的数个月试图将祂引回正道的理由。 虽然大部分时候都表现得很流氓很痞、懒得解释误会所以一路在各界都拉了不少仇恨,但 本质上其实是一个非常温柔的角色。 — 我知道以容姊在这个章节里表现得很欠骂, 不过当年写狐狸篇时我就说过了,以容姊只是一个内心有残破缺陷的普通女人。 她对隐里的感情带有一种自己都没发现或者说不愿意面对的执着,才是她行差踏错陷入泥 沼的主要原因。 忍着别嘘,下一章会有人帮你们骂她。 -- ※ 发信站: 热搜!爆卦实业坊(http://www.c8562.com), 来自: 49.216.189.206 (湾湾) ※ 文章网址: /bbs/marvel/M.1610725102.A.C1C.html
ElAiNeCaT: 好看推 谢谢喂食~(虽然我不觉得以容姊该骂,只觉得很 01/16 00:04
ElAiNeCaT: 悲伤 01/16 00:04
头推感谢! 哎哎我这些瞎写的东西还能得到这样的共感都让我觉得我的读者真的都是好孩子(摸摸。
ski123: 先推再看~01/16 00:15
太感谢!
SalDuar: 这样的以容才像个人呢,贪嗔痴爱,因果执迷业报,一个不01/16 00:23
SalDuar: 被骂的角色会因为完美而不完美的。丽就是个明目张胆的傲 01/16 00:23
SalDuar: 娇(?)很可惜他们要形同陌路,希望以后伤口可以慢慢收01/16 00:23
SalDuar: 合QQ 然后,土地爷爷要上线了吗?01/16 00:23
完美的角色其实还是很迷人的...大概,但我实在太喜欢在美丽的角色里加一点黑暗感呼 呼呼<3,所以到头来我就是创造不出完美的角色。 丽有种很吸引人的特质,旁若无人又厌世,却又对世界充满相当隐晦的爱,算是我一直都 非常喜欢的角色之一。 土地爷爷下次有戏份是......(远目。
hsuan7587: 对于狐狸我一直没什么特别感伤01/16 00:44
hsuan7587: 但以容姐这样好难过喔01/16 00:44
时代不一样了,已经不能用狐狸尾巴轻易钓到读者了(呜呜呜。 以容姊很多人照顾的,别怕别怕。
blue104: 虽然以容很可怜,可是还是心疼丽阿QQ他已经尽力救狐狸了01/16 00:50
blue104: ,却还要面对以容的恨01/16 00:50
工作的方面他是真的很习惯了, 但失去友谊的部分对他而言确实是个难关,设置上,他会忧郁一阵子,不过不太会有人看 出来。
sbs963369: 呜呜呜呜呜,差点嘘以容...真的是一念成魔呀!然后芍药 01/16 00:51
sbs963369: 大人好温柔QQ01/16 00:51
如果嘘了就代表我相对成功了XD 芍药叔叔是本作的温柔天花板,我喜欢他喜欢的嫑嫑。
SalDuar: 洗个澡回来再猜个妃飒爽登场飙骂(?)虽然觉得地基主也 01/16 01:08
SalDuar: 有可能但对小日本天上那边感觉还是比较有顾虑一点@@01/16 01:08
其实我一直在找机会让妃这个角色再出现,不过目前找不到安插她的时机。 小白目阴阳师其实或许有可能比你以为的还要更我行我素与任,我们下一章说,哈哈哈 哈哈。
lovebites: 不舍得骂以容,毕竟她的悲伤好深好深01/16 01:20
哎呀哎呀,虽然只是小说,不过还是谢谢妳,乖乖(摸摸。
paul0412: 只好跳跃到2.0世界线了01/16 03:09
哈哈哈哈哈,这样2.0会有一个狐狸两个以容,隐里表示不知所措。
sophena1990: 快快好起来啊以容..01/16 03:11
会的会的,下一篇。 写到我都生气,可恶仔细想想以容姊实在是很多人得天独厚的宠着(嫉妒<<?
paul0412: 请问有机会让以容姊姊发糖吗01/16 03:18
下一篇,哈哈哈哈哈。 如果你问我的事谷雨跟子规那种等级的糖,姆嗯嗯嗯嗯不可说wwwwwww。
loveshih: 所以以容是母泛滥吗?01/16 07:34
以容姊个里面最让我欣赏的一点是:她对讨厌的人是真的会冷眼相向,虽然不至于出言 不逊但也不会给予多余的温暖。 但对于喜欢的人一向都很温柔。
grassbear: 推推01/16 07:45
谢推!
iamrollita: 是感觉最后一句像赌气的口吻,应该会和好吧……吗……01/16 09:26
iamrollita: ? 01/16 09:26
我本来想要认真回你,后来发现不行。 诱拐作者剧透是不道德的!!<<超没资格说的人。
pandahsien: 推推 希望丽跟以容能够都好好的 01/16 11:15
以容是真的有人疼,丽嘛....... (仔细想想丽其实好像一直都活得像个孤儿,有点惨囧) 谢谢温暖!(抱个!
linablue: 呜呜呜01/16 13:14
乖乖(摸摸脸。
IBERIC: 推01/16 13:49
谢推!
gtammy: 看到哭了,好深的悲伤 01/16 14:55
哎呀哎呀,大白天的呢(帮抽卫生纸擦脸。
garrut: 想看以容被骂!(咦)但更想看以容发糖啦拜托~(扯衣角01/16 15:49
rainmie: 下一篇有以容糖,不过跟谷雨他们那种有点不太一样...能01/16 15:50
rainmie: 算糖吧?咦姆嗯~(没自信01/16 15:50
nancy337: 以容会有这样的反应我觉得很合理01/16 16:03
nancy337: 隐里像是个支点般的存在啊01/16 16:03
你真是个温柔的好孩子呼呼呼, 隐里对以容姊来说大概是这几年的记忆中唯一的柔光了,突然就这样灭了那是真的黑暗。 她在黄泉里的时候是认真的打心里觉得生无可恋。
cindy625: 推推,敲碗下一篇的糖,需要转换心情啊!01/16 17:50
哎呀哎呀,虽然跟你们想像的会有点不太一样.....希望大家下一篇能理解我想表达的糖 吧(搔头。
Kidking: 眼泪不知不觉就掉下来了,不舍得骂以容。还是好喜欢丽喔 01/16 19:43
Kidking: ~~01/16 19:43
乖乖(帮擤鼻涕) 丽真的是一个我很喜欢的角色,但他的故事对我来说要写出完整真的是靠有生之年囧。
xvekfvz: 把自己带入以容的角色立场完全不会觉得她欠骂啊(哭)虽然 01/16 20:00
xvekfvz: 理智上知道丽没有做错什么就是不能原谅(虽然也很喜欢丽01/16 20:00
xvekfvz: ~01/16 20:00
xvekfvz: 然后芍药大人真的好温柔~01/16 20:01
一个曾经失去所有的人突然被抽去希望的反应就是她那样(笑),虽然我不免有点担心会 有人认为她过于极端,不过仔细想想我觉得她会做的就是我自己会做的(哈哈哈)。 丽是真的惨,生理受重伤,黑锅还要一肩扛。 一起来组芍药叔叔后援会吧(?
susanSB: 芍药温柔的让人好悲伤...01/16 21:23
susanSB: 我没讨厌过丽耶,即便当初他杀了狐狸也没有~01/16 21:24
有多温柔就会有多让人难过,不过那是很以后的事情了不用特别记得我现在说过这句话( 笑)。 丽其实是一个很迷人的角色,孤独感本身也很重的人大概就能看懂他的行为模式,所以才 让人格外心疼。
Fxyu: 丽QQ01/16 22:23
看吧,这里也有一个同理的好孩子(摸摸头。
pingfire: 推01/16 23:03
谢推!
ella88bear: 推,深沈的悲伤QQ01/16 23:47
最虐副本开篇真的不是说说的,呼呼呼呼呼<3。
elaine4444: 以容、隐里跟丽都令人感到悲伤 01/17 00:21
把这三个人物的名字放在一起(再对照下一篇)突然觉得以容幸福得让人生气(?
michellestar: 隐里。。。丽跟以容真的这样就绝交了吗?呜 01/17 01:06
绝交还算好,代表还是双方合意共识的。 他们的状态根本叫决裂了,哈哈哈哈哈(发出无良笑声。
wasipo: 丽和以容不要绝交啦!两个人都要好好的01/17 02:47
没有什么伤痕是过不去的,所以以容也好丽也好,总有一天会在自己的道路上站起来。 但是绝交的部分嘛就.....(撑下巴微笑。
jane820113: 可能就是这些难以拷贝的过程,才让隐里跟以容的关系这01/18 02:04
jane820113: 么特别且珍贵吧。真的好心疼失去隐里之后的以容,希 01/18 02:04
jane820113: 望她能放下牵绊和遗憾,毕竟这一切结果都不是她能改01/18 02:04
jane820113: 变或左右的。01/18 02:04
特别且珍贵是真的,毕竟这样的遭遇除了以容姊一般人可能还真不容易遇到。 不过类似的疼痛每个人一声中至少都会声嘶力竭地经历过一次....更准确来说,与其说我 们希望以容姊早日走出来,倒不如说希望有过类似遭遇的灵魂们都能早日卸下那样的伤痛 。
SofiaChang: 怎么办事到如今我突然觉得他们俩绝交比隐里死掉更让01/18 13:35
SofiaChang: 我难过囧01/18 13:35
SofiaChang: 希望他们俩之后会和好,然后会有芍药大人的完整版故01/18 13:40
SofiaChang: 事吗QQ?01/18 13:40
我是不是把丽的角色形象塑造得太强了(笑) 会有,美容师第三部就是用芍药叔叔收章的,所以我之前才会说他是很重要的角色。
Toshitfu: 推QQ 01/18 15:27
谢推QQ(摸摸
white1991120: 推QAQ01/18 17:05
乖乖QAQ(摸摸头
aloveting: 推 大家都有自己的苦衷阿 QAQ 01/19 07:54
是的,大家都在自己的道路上好好走着哟(乖乖。
lynn90313: 哭 丽洗白(虽然从来没讨厌过)但以容姐呜呜怎么变讨厌Q"01/19 11:26
以容姊也是个人类嘛,有时候会讨人厌也是正常的,不过本质上她还是那个爱着人间温柔 对待亡灵的大姊姊,不要讨厌她哦(摸摸头
lisa1121: 推01/19 15:00
谢推!
airdor: 以容的个虽然有点鸡婆(?),但她在情感上还是很决断的01/19 21:28
airdor: ,她这辈子跟丽应该是再也不见了。第一部的结尾很明显的看01/19 21:28
airdor: 到以容自从郑蔚君的打击后,心里有一个不会消失的黑洞,隐01/19 21:28
airdor: 里的死只是加速这个黑洞恶化,只能说每个人都有成魔或成佛01/19 21:28
airdor: 的可能,也只是一念之间的事。希望可以多看点芍药大人的故01/19 21:28
airdor: 事,神明的慈悲总是让人觉得很温暖01/19 21:28
看得也太细XD是要感动哭我吗? 你同理得让我觉得有点可怕(称赞意味),希望你也填补完了心中的黑洞(摸摸头。 芍药叔叔是本作温柔天花板,以后还会出来动摇一下大家的心(伏笔。
ZORO0: 推 01/19 23:24
谢推!
dean5622: 推 01/21 19:09
发新文前的最后谢推!
Diablo1001: 齁齁齁切八段01/21 19:21
其实我从小就一直觉得切八段挺可爱的,带有一种“给你最后的机会!最后一次机会!过 来跟我和好哦!”的感觉。 最可怕的就是他们那种一言不发就直接转身离去的,真的是想要台阶下都不知道该从哪边 踩第一脚比较好。 ※ 编辑: rainmie (49.216.230.67 湾湾), 01/21/2021 22:09:02
pcjasmine: 推 01/23 23:01
moonisblue: 哭了,可恶 o(╥﹏╥)o 02/03 07:47




其他连结: 关键时刻 | 百度热点快讯 | 网上热搜 | 爆卦实业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