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marvel 关于我们 联系信息
3 本来还听得迷迷糊糊的温然登时劈头被浇了一身冷水,浑身发凉。 这不是他第一次面对这件事,但是不论经历过几次,人总是会本能地畏惧死亡。 「能解除诅咒的吧?你不是魔法师吗?」郭俊格激动起来,「这种诅咒你不是动动手指就 能解开了吗?!」 「可以不要跟魔法师说『动动手指就能解决』的这种话吗?这世上还是有很多魔法无法解 决的事情啊!」男人忍不住翻白眼,「我可以试试,不能打包票说一定能解开诅咒。」 「这……为什么会有这种诅咒?」郭俊格皱眉,「勇气,你到底惹到了什么东西啊……」 温然突然觉得头重逾千斤,把脸埋进手中,无助地道:「我不知道啊……我怎么会知道? 」 「那鬼童是被人豢养的小鬼,道行颇高,已经修出了强悍的肉身。这说明了一件事……」 郭俊格道:「什么事?」 「祂是被人派来杀这位勇气同学的──可惜没杀成,就在他身上下了诅咒──我推测,这 些很可能都是那个幕后之人的主意。」 「有人要杀我……为什么???」温然除了一头雾水,还觉得莫明其妙,他从未与他人结 怨,而林勇气本身看上去也不像会和别人有仇怨的样子啊。 「梅先生,请你务必要救救勇气。」一道悦耳的嗓音传来,因着有些虚弱,听上去还有几 分细软,正是已经醒来的风离,她撩开了布帘,脚步略略虚浮。 「凤梨,妳怎么出来了?还是回去躺好吧……」听到这个绰号,风离怒瞋了眼郭俊格,后 者立刻闭嘴。 「都是多亏勇气替我争取了施法时间,否则不可能那么顺利收服那些鬼尸。梅先生,请你 无论如何一定要救他。」风离郑重其事地弯下腰,深深鞠了一躬。 「风小姐,别拜我!我受不起啊──」梅先生似乎被吓了一跳,连忙冲上前将风离扶好坐 下,「风家人都这么说了,我当然义不容辞……只是,我总不能无偿办事,妳知道我的规 矩……」 风离的脸色白了一白,「对不起,我没钱……」 梅先生又看向温然,后者道:「我也没钱……」 忽有一人接话道:「我有钱,要多少?」 那声音十分具有磁,低低沉沉,却不含糊,语气中无比的肯定让人无法质疑他话中之意 。 众人望向门口,一个奇怪的男人正走入房中,说奇怪却并非他相貌古怪,只因他有着一头 在现代男中绝不常见的长发,简单地在脑后扎起,面如雕琢,极为俊美,眸色却特别的 浅淡,仿佛在眼里洒了一把灰石般灰蒙蒙,这双眼在这张精雕细琢的脸上显得有些可惜了 。 这男人罩着一袭宽大的黑色披风,披风下竟是不知哪个朝代的古装,这装束虽十分简洁, 放在现代来看亦是异常突兀,温然几乎看傻了眼。 「宁缨!你来了──真难得见你来!」梅先生飞一样地迎了上去,眼睛也仿佛为之一亮, 「我才刚刚回到这里就能见到你,真是高兴死了!」 接着他便眼睁睁看着宁缨毫无表示地与他擦身而过,大步跨越地上障碍物走到了风离身边 ,「当然……风离在这里,你不可能不来的嘛!」 「小离,还好吗?」宁缨的语气明显亲疏有别,十足的关切,还握起了风离的纤纤玉手, 闭着眼睛像是在感觉什么。 风离似乎已经习惯了他这个行为,任由他握着自己的手,只不过在众人的注视下,冷若冰 霜的脸上难得浮现了一丝尴尬。 背对着众人,宁缨斜揹着一个比风离平日里携带的画卷更大上数倍的画筒,高过了宁缨高 大的半个身子──这人大约是与风离同宗或同门的能力者吧,像这样带有特殊能力的人物 通常都自成一派,家族遗传有之、自学成材有之,师承也有之,温然真是看越多越不奇怪 了。 「你说,你愿意帮我付我的救命钱?这位……宁先生?」温然瞅着时机鼓起勇气问道。 这宁缨像是不愿和人多说话,看都不看他,只是微一颔首。「她要救的人,我当然要救。 」 不想对两人的关系多作过问,现在更迫切的是他的命问题──虽然温然并不想无端受助 ,但钱总有机会可以慢慢还──他转而去看梅先生,只见那人一拍大腿,凤眼又笑得瞇起 。 「如果这样就能常常和你见面的话,我倒是愿意无偿帮忙。」梅先生笑得合不拢嘴,刚才 满口要钱的态度一扫而空,「不过,我还需要三样东西来增强魔力,要什么东西我到时候 再传Line给你。」他伸出涂了指甲油的食指,大剌剌指着宁缨,「认识这么久,你总该给 我联系方式了吧?」 宁缨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语气平平地道:「我没有Line。」 赤的搭讪被拒现场,真‧实‧上‧演! 场面瞬间尴尬到起飞,两位当事人你看我、我看你,霎时沉默,僵持不下,温然把眼睛遮 住,不敢再看,这时风离突然非常识时务地往旁软倒,让宁缨伸手接了个满怀,这十分难 堪的场面总算揭过去了,郭俊格还非常配合地吐槽道:「不是说高端魔法师吗?怎么连个 人都医不好?」 「你以为我是神仙啊?!」梅先生骂道,「魔法也不是万能的,我只负责医治伤口,可医 不好贫血或脑残!哎呀,阿缨你可别误会,我不是说风小姐脑残──是因为她失血过多, 才会这么虚弱,回去静养吃点猪肝就好了。」 「妳放血了?怎么回事……」宁缨微感诧异,风家人的血可不轻易祭出。 「其实也没什么,说来话长……」 风离本来想一语带过,但眼看宁缨不肯放过,连温然都一副她若不讲就会追问的模样,这 才娓娓道来。 两人被困妖雾之中,在草丛里躲避邪祟时,风离其实没有温然想像中的镇定,当即被大叫 的温然吓得手一松,和他彻底的分开了。 说是彻底分开,其实就是进入了异度空间。 她独自被拉入什么也没有的世界,看不到追逐而来的焦尸和鬼童,只有一条永无止境的迷 雾道路,但是她却仍然可以在这空间中听到温然被邪祟攻击的叫喊,心里不免有些着急, 偏偏今天她又忘了带她的法器出门,一时半刻无法脱离,而风家的体内留有仙灵的血脉, 于是她开始往地上找寻尖锐的物什以求用最快的方式脱离异空间。 传说风家最早的祖先是女娲一脉下凡历劫的神祇,作为伏羲与女娲的后裔,神力过于强大 ,又因为下凡所用的为女娲亲捏的肉身,血脉之力就这样流传到了后世,神祇之血拥有纯 粹的力量,能做任何用途,驱魔、破障自是不在话下。 好容易找到了一块尖锐扁平的石头,风离二话不说就往手上划──然而,石尖在碰到手腕 之际,忽然瞬间消失无踪,手指扑了个空,打在了手腕上! 风离才想到,她这是被拉进了别人的地盘,怎么可能这么顺利逃出呢? 四周的景色徒然变幻,她穿过了隧道──不,是隧道往她推进,她的人分明是一动不动的 ,两旁的景色却不断地往后飞掠,就好似她坐在火车上,火车不动而景色动了!这马路火 车一路将她送到那个一直把他们困住的诡异转角,招手的人形立牌放大了数倍,矗立在她 面前。 立牌面部遭到涂黑,却还是看得出来是一张怒容,风离马上后退,然而这个异空间中的景 色像是活过来一般,不管她退后多少步,都会把她推送到立牌之前,不知何时,立牌的手 不再指路,而是左右各嵌了一把尖刀,风离就好像猪圈里待宰的猪,不断被名为山路的输 送带发送到刀锋面前,只能不断拔腿奔跑。 这东西因为风离涂了祂的脸,被封印住了力量,无法自由行动也看不清她,不能亲自与她 相斗,否则没有武器傍身的风离恐怕已经小命不保。 她根本还来不及思考对策,只能被迫向前奔跑,本来就不是体力出众的能力者,边跑还要 边闪躲不停挥来的尖刀,当真狼狈至极,但就在这时,她突然福至心灵,放弃了奔跑,竟 直直往刀尖上撞,这一撞划破了她雪白的手臂,鲜血登时滴滴答答流下来,幻境瞬间被破 除。 回过神,人已踩在弯道边的那处坡上,那里哪还有甚么人形立牌? 她快速地扯下自己的袖角绑缚止血,直到殷红色不再透出布块为止──这一计当真是惊险 不已,没有人能预料利刃出手的力度,这一撞要是把手臂切断亦是得不偿失,却是没有办 法中的办法。 风离此人,虽然看似文静,行事却十分果敢壮烈,听得温然目瞪口呆,之所以没注意到她 的伤口,是因为她老早就将其裹得严实,他暗暗自责自己不够细心,还以为风离从从容容 地解决了一切,没承想却是这么惊险,让他更加地意识到自己根本派不上什么用场。 像是看穿他在想什么,梅先生拍了拍他的肩膀,「可别妄自菲薄了,那小鬼不也是你解决 的吗?」 「梅、梅先生……」 「别忘了,你抽到了『命运之轮』啊!这也表示着你身上是拥有灵能力的,只是还略嫌青 涩了些,多加练习,假以时日一定能独当一面。」查觉到这一拍让温然的身体倏然僵化, 梅先生很快收了手,笑了笑,「何况,这诅咒在普通人身上几乎是中者立毙,你还能拖延 几天,能力算不错了!」 原来所谓的力量是这么定义的吗? 可是,他身上的力量是属于林勇气的力量啊!也就是说,他又被林勇气救了一次! 「梅先生,我想找一个人。」温然咽下一口唾沫,「我不确定他是否还存在这个世界上─ ─你能找到吗?」 梅先生笑了一下,瞇起了细长的凤眼,「我可是要收费的。」 「无论如何,我都想找到他。」温然定然道,「就怕你不帮我。」 「说来听听,是谁?」 「我……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但是我有他的生辰八字还有父母的名字……」 闻言,梅先生打了个响指,一根羽毛笔像轻烟一样凭空出现,梅先生用蜜色的手指握住它 ,迳自在纸上写下温然所说的数据,接着又打了个响指,纸片忽地燃烧起来,烧成一片灰 烬。 魔法师捏了捏鼻子,坐在椅子上闭上眼,温然以为他正在施法什么的,不敢打扰,不多时 ,那燃烧的纸片灰烬就飘扬起来,神奇地拼回了原来的样子,雪白的纸片仿佛倒带般重新 出现,上面写的字却比刚才梅先生写得更简短,字体也极为方正,不若梅先生龙飞凤舞的 草书。 梅先生看了看纸片,锐利的凤眼极其严肃,语气却轻得不可思议。 「你要找的人,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 3、1 一是自己即将赴死的危机,二是得知勇气不在世上的消息,双重打击,温然如遭雷击,好 几天才终于接受眼前的事实。 关于林勇气,虽然不知道有没有名字对找人的正确有没有影响,可是那样厉害的梅先生 都斩钉截铁地说他死了,温然也不得不相信,何况,眼前还有更迫切需要处理的危机。 解铃还须系铃人,梅先生无法解除诅咒,却可以找出诅咒的源头,但是需要动用到黑魔法 的术式,而这黑魔法是连梅先生施法都会产生极大消耗的法术,因此他需要温然亲自注入 自己力量的对象、注入强大灵力的凭依物、乌鸦的眼睛。 前两样可能还好办,至于乌鸦的眼睛……温然恐怕连湾湾哪里有乌鸦都不知道。 邓霖倒是愿意帮忙找这项东西,从此这人就消失了大概一个礼拜,也没去上课,完全联系 不上。 注入温然力量的对象可以照着林勇气的影子之书制作──他那本书简直是灵能万能教科书 了──而灵力凭依物风离愿意提供,只是似乎也需要时间。 为此,温然经常窝在宿舍里试着制作新的芒草结。 这芒草结在阿美族语里面叫做「Porong」,在影子之书里面记载了一个传奇故事。 故事流传于花莲县吉安乡一带── 很久很久以前,美仑山上突然来了一群身材高大,自称为「阿里卡该」(Alikakay)的巨 人。 他们平日无所事事,看似悠闲无害,但自从他们来之后,一向平静的阿美族各村落不断发 生不寻常的事:例如婴孩失踪,找到时内脏已经被取食。已婚男子变得奇怪,像是被附身 一样侵犯自己的妻子,其他族人也常发生无缘无故醉酒昏迷等事情。 后来族人无意间发现是「阿里卡该」迷惑了大家,因此大头目马让(Marang)召集各部落 头目及耆老商议,要讨伐阿里卡该,分别从美仑山南北边进攻。但无论用各种方法去攻打 ,都无法消灭这些顽强的巨人。 有一天大头木马让到海边苦思,走累了就躺在海边睡着了。在睡梦中海神(Kafid)出现 ,向他说:「孩子啊!阿里卡该不是人类,用你们的方法是无法征服他们的,你们要用「 布绒」(Porong)作为武器来攻击他们,祝你们成功!」说完就消失了。果然他们遵照海神 的指示,将布绒插在地上,以防止阿里卡该的入侵,人手一支「布绒」,当头目拿布绒去 射他们之前,阿里卡该跪下投降了。 头目见此景,慢慢放下布绒,赶走了阿里卡该们,让他们不许再回来美仑山。从此以后, 阿里卡该不再出现,阿美族的部落也不再出现离奇的事件,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于是这布绒──也就是芒草结,在阿美族的奇才、祭司之间是海神赐予的法器,可以驱逐 甚至消灭妖物。 在阿美族中,芒草结也可作为记号、标记,作为丛林里的路标,以防迷路,每个人打的结 都长得不一样,以此作认路或是认人的用处。 梅先生说温然必须注入所有自己的力量,因此温然施法过后会有几天比较虚弱,可能需要 请几天假,然而温然这厢根本抓不到诀窍──所谓的注入全力又该怎么注入?他只知道, 他每编织一个芒草结,都感觉十分普通,更别力量被抽干似的变得虚弱了。他真的有做对 吗? 话说回来,梅先生说这个咒杀术十分歹毒,有大概率会反噬自身,若非有深仇大恨,断不 会随意下这种几近同归于尽的诅咒──那么,究竟是谁有这么大的恶意想杀死温然呢?又 或者说,是谁想杀了林勇气?可是,现在除了郭俊格外,只有死去的林勇气知道温然上了 他的身,那么对方究竟是想杀谁呢? 此外,先前郭俊格发现了台北、新北各处发生了离奇的手足相残命案,温然死前又在哥哥 身上看见过奇怪的鬼魂,如果那鬼魂发现温然没有死,会不会追到林勇气这里来杀他呢? 温然死后,因为对哥哥不太有好感,再加上一连串发生的事件,固然觉得遗憾,也没有想 回家看看的意思。他对自己的哥哥不算很了解,只知道他恨自己,而这股恨意随着年岁渐 长仍持续酝酿着,至于他是真的想杀温然吗? 兴许是因为哥哥当天弄丢了护身符,让鬼魂有机可乘附身到了哥哥身上,让哥哥情绪失控 而对温然的杀意付诸了行动也未尝不可能。 仔细回想,温则当天的精神状态确实是十分糟糕,但即使是一时失控,温然也不打算原谅 杀死自己的哥哥,毕竟护身符是哥哥弄丢的,故而造成了温然死亡的结果,应验了当年高 人的预言。 「温家兄弟,必死其一。」 这是命运,还是诅咒? 如果是外力影响,哥哥对温然的杀意有强烈到追着复生的魂魄而来、还用他根本不相信的 怪力乱神来杀温然吗? 温然真的不知道。 他几乎没有小时候的记忆,对自家哥哥没来由的恨意也是一头雾水,只是就他现有的理解 ,夺舍这件事似乎是从外观上看不出异常的,似乎他身边的这些灵能者都没有发现他并非 这具身体的本尊,也不知道他究竟是谁,更别说会有仇家找上门了。 那么究竟是谁想杀林勇气?这件事,还是必须找到林勇气的魂魄才能够揭开谜底。 但是怎么找呢? 「在想什么?」 背后突然有人拍了拍温然的肩膀,力道不大,温然回头,只见风离沐浴着斜斜的秋阳,一 身白衣反射着暖黄色的光芒。 他瞇起眼睛,被反射的阳光照得耀眼…… 「在想要怎么找一个人……但是我什么都不会,拜托梅先生又得付钱……」 「找人啊……简单的追踪术梅先生应该不会收太多钱。」 风离偏头看他,温然这才反应过来,挪了挪位置让给她坐,后者翩然坐下,细细的发丝轻 轻扫过来。 「不太一样──我不太确定那个人是生是死。」 「找魂吗?嗯……这就有些难度了,梅先生应该会加价吧。」风离一笑,「他出价都很看 心情。」 温然也笑了,紧张的情绪松弛了一些,只是脸还是直视前方,看也不看风离。 「是吗?说起来,我还欠宁先生一个人情,如果不是他,我现在应该还在还债吧……」 风离转过头来,一双浅色的眸子像琉璃似的,清透冷淡,盯着温然好半晌,才道:「找人 或是还债这些你都先不用想。先把诅咒解除比较要紧。」说着从揹着的画筒拿出了一个细 长的滚动条,放到温然的膝上。 「这是什么……?给我的吗?」 「『注入强大灵力的凭依物』──就是我平常在封印邪祟时使用的画轴了,它通常需要大 量的灵力制作,应该很符合梅先生的要求吧──」风离看着温然别扭的收下来,不知道该 放哪里好,索抢走他的画筒,帮他放了进去,「你带着画筒,却不知道怎么使用吗?」 「啊……」温然笨拙地搔搔头,一脸呆相幸亏在林勇气的俊脸补救下不算太蠢,「我没有 习惯用这个。」 风离忽然说道:「好傻。」 「我?傻?」 温然虽然敦厚,但是并不傻。他愣愣地看着风离,未曾想到她说话居然这么直接。 难道刚才连林勇气高端大气的帅脸也挡不住他发自内心的笨拙吗? 风离却摇摇头,「受了这种诅咒,竟然还照常来上课,要是我早就吓到了。」 「我是吓到了没错,可是我一直想好好上大学,总不能因为诅咒就不来上课吧?」 女孩子忽然嗤地一笑,笑出了些许的暖意,「那你真的是人如其名的勇气了。」 从来就不多话的风离突然找他攀谈,温然还处在些微的讶异之中,呆呆地握了握手中的画 筒,有些反应不过来。 两个人就静静地看着已经逐渐微弱的暖阳,看着它向西边往下沉落,秋雁远远地从山头飞 掠而过,时光悠闲惬意。 温然是一个只要与陌生人独处就会很紧张的类型,但是现在与风离并肩坐着,即使相顾无 言也不尴尬。他能感觉得到,风离表面上冷淡,却似乎是个善良的人。 「说起注入力量,不知道妳能不能教我呢?『注入自己力量的对象』,我根本不知道所谓 注入该怎么注入?甚至我都不知道有没有成功过……妳能帮我看看吗?」 温然鼓了好大的勇气才问出口,对方却没有回应,有些困窘地擡起头,才发现风离的注意 力已经不在自己身上,清浅的琥珀色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前方。 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只见校园一隅的树丛之中,有一坨幽幽发光的什物,定睛一看,那竟 是个灵体,果冻一样被搅成一团的魂体瘫在树丛上,露出一双异常巨大的圆滚双眼。 「史……史莱姆?」游戏迷温然脱口而出,讶异地看向那团诡异的东西,而那团东西,竟 然也直勾勾地看了过来,一双大眼睛忽地血丝迸裂。他打了个冷颤,「……风离,妳有看 到吗?」 他记得上素描课时,风离曾对他所画出的东西表示:『那里什么也没有。』 风离这才拉回目光,解释道:「我的灵感力不强,需要集中精神才看得到灵界的魂魄── 在灵能界,阴阳眼多到不值钱,像我这样身负灵力却没有阴阳眼的很少见。」 不不……在温然的世界里,阴阳眼才是少见的好吧? 「那妳是怎么知道祂来了呢?」 风离擡起纤细手腕,晃动手上水蓝色的珠串,响声清冽,「这是我的护身符,有灵体靠近 都会示警。」 「怎么示警?」 「如果是怀有恶意的灵体,珠子会变得冰冷。」风离看着温然询问的眼神,继续接下去道 :「这东西不怀好意。」 正想着这一个没手没脚只有一双眼睛的东西该怎么不怀好意,转头再去看那灵体时,祂已 经不见了,树丛里只剩一道明晃晃的光。 只见一道颀长身影掠过树丛,伸手拔出反射着阳光的东西,闪电般收剑入鞘,速度之快, 在他人眼里仅是白光闪烁而已,要不是认识邓霖,根本不会知道那亮晶晶的东西其实是一 把剑。 「死了。」风离略带遗憾地道,「魂飞魄散……虽然本来就已经不算是个完整的魂了。」 邓霖朝他们走近,抛了一包东西过来,温然伸手接住,来不及感叹自己现在的反应力有多 好,就被手上的东西吓得又把它扔了出去。 那是两颗血淋淋的眼睛! 「论胆子小没人比得过你。」邓霖睨了他一眼,正要弯腰去捡,一旁的风离却飞快地将它 抢在怀里。他淡淡地看了风离一眼,欲言又止。 「是乌鸦眼睛,梅先生要的。」风离摇摇受惊的小动物,后者这才回神,颤抖着收下随意 装在塑料袋中的两个眼睛。「怎么去了这么久?」 「……不想杀生。」邓霖撂下一句话,把手上的长剑用黑布牢牢缠好,转身欲走。 「难不成你在山上这么久只为了等一只自然死亡的乌鸦?」风离面色不豫,「为什么挑这 个时候发挥善心?要是勇气等不到你回来呢?」 邓霖一顿,没有回头,「我不会让他死。」 「只要不死就好吗?」风离声声咄咄,「拖延越久,越是痛苦。这种诅咒可不是一死了之 这么简单的。」 「妳……」邓霖握剑的手攥得更紧了,手上青筋毕现。 「啊啊!我没事!」温然从邓霖走过来的瞬间就感受到风离逐渐燃起的火气,赶紧缓颊, 「我没感觉到什么不舒服,也还没准备好材料──所以你就算早点回来,也还不能完成梅 先生的术式,拖时间的是我!」 「你还没准备好?」邓霖瞇了瞇眼,漆黑的眼睛露出危险的精光,大掌一伸,竟把比他高 出半个头的温然给提了起来。 「哇!学长?你要干嘛!」 「带你去练!」 温然就这样被看上去明明比他现在还要瘦也还要矮一些的邓霖给拎走了,他极力挣扎,那 只手却八风不动,牢牢地有如铁箍。 等到他意识到没有转圜余地时,为时已晚。 等下,我想指定老师可以吗? 到底练什么?邓家不是不擅长除魔以外的事吗?! 我要换人还不行吗?!!! ***** 后语: 真的忙死XD 下班脑袋放空啥都不想做了 快过年了,再撑一下…… 大家还记得金瞳吗(X -- 「我们为何静坐不动呢? 我们当聚集,进入坚固城,在那里静默不言。 神使我们静默不言,又将苦胆水给我们喝。」 --耶利米书 -- ※ 发信站: 热搜!爆卦实业坊(http://www.c8562.com), 来自: 1.162.251.178 (湾湾) ※ 文章网址: /bbs/marvel/M.1611331215.A.2FF.html
Snowyc: 推! 01/23 00:45
ridle: 推推!辛苦溜~^^ 01/23 03:12
IBERIC: 推 01/23 12:54
juice8659: 推推 01/25 14:47
yjeu: 好看推! 01/25 21:31
jerry1018372: 推啊! 01/26 01:06
moonisblue: 咦咦咦咦,宁缨,风家,好熟悉啊~哈哈 02/09 01:30
qIt8DK: 04/17 12:23




其他连结: 关键时刻 | 百度热点快讯 | 网上热搜 | 爆卦实业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