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marvel 关于我们 联系信息
未经授权者,不得将文章用于各种商业用途 传说故事里人物的苦难都是作者现实生活的负能量。 谢谢愿意继续阅读的大家! ~~~~~~~~~~~~~~~~~~~~~~~~~~~~~故事开始~~~~~~~~~~~~~~~~~~~~~~~~~~~~~~~ 12. 李康乐心不甘情不愿的走往校长室的路上,心理抱怨都毕业了还要被叫回学校。 「康乐阿,」刚进门就被领着在进口的小牛皮沙发上坐下,和对面一男一女遥遥相望。 「这是你的表叔和表婶。」校长介绍。 李康乐疑惑的看着两个完全陌生的人,点了点头,没有开口叫人。 「康乐,要有礼貌。」校长提醒他,脸上堆满鼓励的笑意。 「你们好?」李康乐眼看不能拒绝,含糊吐出三个字。他可还没准备好对不认识的人攀亲 带故。 「没关系,小孩子怕生。」听说是表叔的人带着金框眼镜,高高瘦瘦的像一根竹竿,白净 的脸犹如终年没有晒到太阳,皮笑肉不笑的打圆场。 「是阿,没关系的,这么久没有见,生疏是难免的。」表叔身旁要称作表婶的女人有一张 圆润的脸,及肩的头发用一块琥珀色的发夹梳成公主头,雪纺纱的罩衫配上俐落的黑色棉 质喇叭裤,和蔼中透着强势。 「他们是你最近的亲戚,以后会负责照顾你。」校长解释。 李康乐还真不知道爸爸家有其他人,就算有也早已断了联系。这两个人神情古怪,又对他 热烈异常,到底跟他有甚么关系。 「康乐阿,之后去人家家要乖乖的,幸好他们听到你妈妈的噩耗,二话不说就从台中赶下 来,怕唐突还特地联系学校,这下子你终于有个去处,我们也都放心了。」 校长到底在开什么玩笑,亲戚什么的李康乐才不知道,也不想要。他真想跟校长说他一个 人也可以活,爸爸的意外保险金省着点用,够他撑到能打工赚钱的年纪。这么多年来妈妈 根本没在管他,还不是活得好好的没有死掉。 「康乐阿,回去把行李整理一下,下礼拜叔叔婶婶会再来,你的户籍会帮你迁好,国中就 去台中的学校读吧。」 出了校长室,李康乐整个莫名其妙。这些大人怎么了,一点也不询问他的意见就把他随便 打包,难道校长看不出来这两个人长得跟他压根儿不像,就说是远房也很迁强。 但是作为小孩他不能决定太多事情。台中就台中吧,他想。只是黄文祥怎么办?他都跟他 说好要带着他,男子汉一言九鼎,哪有食言的道理。 刚出校门就被一个黄袍高冠的人拦住去路,定睛一看原来是之前和警察一起来医院的奇怪 道士。 「李康乐,」道士神情紧张的叫住他,挥了挥手。「我想了很久,很是担心你,有一些事 情觉得应该要和你说清楚才好。」 「你知道鬼吗?」冰果室里道士镇重的问,身后是一张黄澄澄的大海报,推销新出的凤梨 水蜜桃雪花冰。 「什么奇怪的组合,」李康乐翻了个白眼。「什么白痴的问题。」他点了点头表示知道, 心里想着怎么不干脆问他有没有听过安丽? 「鬼阿,不是每个人都看的到。」道士说。 这根本废话。 「相反的,能看到的也不全都是人。」继续,这下勾起李康乐一点点兴趣。 「所以你想说什么?我不是人吗?」李康乐问,两手抱胸开着脚。 「不不不,」道士连忙摆手,「我可是修行的人,佛道里死而复生的故事时有耳闻,怎么 会大惊小怪?」他赔笑了起来,捻着稀疏的山羊胡子,不知道在认真还是开玩笑。「不过 是你命不该绝,阎王不收你罢了。」 李康乐真懒得跟他耗时间,他又不想出家,要不是也有想问的话,才不会坐在这里和这个 两光道士闲扯淡。 「小鬼是什么样的存在呢?」他问,希望找到蛛丝马迹可以帮黄文祥。 似乎正中下怀,道士开始他早就准备好的演讲。 「人的组成三魂七魄,谓之阴阳。孤阴不长,孤阳不生,所以有鬼神。三魂七魄俱全,才 得以成人。」 李康乐听不懂。「说人话啦。」他抱怨。「还有这里低消一杯饮料,我可没有钱。」 「哎呀,说这个对六年级来说还是太深奥了吗?」道士苦恼得自言自语。「想当初我十岁 开始拜师修行,怎么就没有这个问题?」 李康乐等着对方把脑内小剧场跑完,安顿好再接下去说。 「小鬼是流产或早夭的婴孩,福分不够所以入不了轮回,或是要走了却被人硬留在人间。 」 这个李康乐知道,香港的僵尸片他多少还有看一些。 「年纪轻轻就惨死,多少都有一点怨气,意识混沌就被坏人掳去的话,被教育得越来越坏 也是常有的事。」 可是黄文祥并不坏阿,他会哭会道歉也很有礼貌,顶多就是笨,而且身不由己。 「养鬼人把小鬼引渡到容器中带回家供奉,图的就是小鬼无知好控,又天生神力,对人 间的羁绊执念越多就越厉害,也越走不了。」 难怪黄文祥那么厉害。黄妈妈每天对他碎碎念那么多负能量,又大鱼大肉供着,要是李康 乐也会受不了。 「一开始婴儿小,饼干糖果就能满足,也很好左右。吃饱喝足了就会报答主人,若被怂恿 就会开始做些小小恶。」 报明牌中乐透这样只算是小小恶吗?简直就是发大财了,要是黄文祥给他报,他还需要 寄人篱下吗? 李康乐刚有这样的想法就赶快摇摇头。叫黄文祥去做偷鸡摸狗的事算什么朋友。 「但是小鬼会长大,想要的也会多,要小鬼更厉害,祭祀的东西也要更厉害才行,所以很 多人都会喂血。血液承载生命的精华,是最营养的补品。喝了血的小鬼修行高,时间越长 ,逆天而行的事都做得了。」 所以黄文祥神不知鬼不觉就能杀了六年一班所有人吗?被王老师捅了个大洞也不会死,无 声无息潜到家里杀了妈妈,再推到毒品的头上。 「小鬼杀人,也能让人复活吗?」李康乐很好奇,黄文祥怎么那么神通广大,随便要谁死 要谁活都可以。 「对,这就悬疑了,」道士吸了一口气,作出「终于讲到重点了」的如释重负的表情。「 代价,一切都是代价。」他说。「这世间由阴阳组成,相克兼容,就是一个平衡,生死消 长也是,有新生就有死亡,要害人救人,都要用自己的罪孽和福分来交换。」 这样说来,黄文祥到底用了什么来交换让他活过来的呢? 「这么说吧,小鬼就像商人一样,从养鬼人那里拿多少好处就做多少事情,逆天带来的报 应五五分,都算到两边的头上。」 「听起来是不好的勾当,但是小鬼也不亏阿。」李康乐掂量。这就叫拿人手短吧。 「小鬼可精明了,不多拿不少做,而且忠心不一,除非养鬼人死了,绝对不会听命于别人 。」 可是黄文祥帮他了阿,李康乐想,难道就因为想跟他交朋友? 「这就是我来找你的目的,」道士正色,「如果是小鬼帮你复生,没有养鬼人的命令,祂 破了诚信,冥冥之中就会被惩罚,逆天改命的代价也都会报到祂自己的身上。」 「那是多大的代价呢?」救活死人可不是小事,跟地府大帝抢人,还不被一巴掌拍死? 「这我就不知道了,」道士又在抓头,他每次不好意思的时候都会这样,一点都没有厉害 修行人该有的端庄架子。「毕竟那么损阴德的事,我也没有做过嘛。」 「那如果养鬼人死了,小鬼是不是就自由了呢?」 「自由?」道士摇摇手指,又自信起来,看来这题他会答。「No,No,No。」居然还烙起 英文,到底是不是正经的东方传统文化传承者。 「小鬼对供奉的需求只会越来越大。吃了肉的小鬼就满足不了糖果,喝了血的小鬼,只会 越要越多,这就是贪欲,受养鬼人影响,都是与日俱增的。」 「没有供奉就不能活了吗?」 「也不是不行,小鬼都死了,没有所谓活着不活着,但是感知是不灭的,所以才会有下地 狱受酷刑,不然鬼做什么都不痛不痒,阴界怎么管理赏罚?」他说着一面点头,佩服自己 真会形容。 这个风的老头,戏真多。 「说着说着也饿了,是不是阿。」朝柜台边的胖女人挥挥手。「老板娘,这边来两碗猪油 拌面,谢谢。」道士吆喝中气十足。 「冰果室有卖猪油拌面?」李康乐真不知道这道士到底什么来头,难道要作法变出来不成 。 「隐藏菜单。」道士倾身向前偷偷跟他说。「我发掘的,现在是我们两个的秘密了」挤了 挤眼睛。 神经病,谁要跟道士套近乎。最好不要等等拿出法器要推销,或是干脆说他带天命,要收 成徒弟。 「说到哪里?」接过两碗热腾腾的面,把一碗推到里康乐面前。「对了,饿阿。」搓了搓 竹筷,拿起胡椒罐,浇花一样把面上都洒满。 「小鬼也会饿,之前吃多少,食量就被养得多大。肚子饿是多难受的事,六道轮回特别设 饿鬼道,说明不能吃有多困扰。」夹起一坨面往嘴里塞,仰天哈着热气。 「爽。」 看着道士的吃相,原本肚子咕咕叫的李康乐瞬间没了食欲。他回忆起昨天在医院,黄文祥 拿着贡丸小口小口啃噬的样子就觉得惭愧。 黄文祥很饿吧,他为什么不说,真应该把整碗蛋炒饭都让给他。 「所以失去主人的小鬼一定都会想办法找到下一个寄主,而被供奉过的小鬼都有一定程度 的法力,诱惑人的招数也特别多。」 「怎么诱惑呢?」说想要当朋友这样吗? 「小鬼可以显像入梦,威胁利诱,有的可以附身生人,得到肉体,每天在你前面晃悠,花 言巧语,再有意无意帮你一些不痛不痒的事,暗示你他的能力,很多人都经不起欲望迷心 ,契约就给他签下去。」他弹了一下手指。「事成了,下一个轮回就开始,直到养鬼人被 榨干净,供奉不下去,小鬼反噬解决了寄主,在去找下一个去。」 是这样吗? 「你是想跟我说小鬼不是白白帮我?」 「我怕的就是这样,觉得不告诉你,抱着出家人慈悲的心,我睡不着。」道士摀着胸口, 真诚地说。 他面前的碗已经空了,胡子上黏着一片葱花,配上那夸张的动作和道袍,跟端庄慈祥一点 都沾不上边。 「你要小心,不要着了小鬼的道,」顿了顿。「对了,还有那个神像还没有找到,祂也许 会被放置在你看得到的地方,引诱你去拿。如果看到的话要赶快跑掉。」 来了来了,李康乐看着他在布包里翻找。终于要来骗小孩子钱了吗? 「或是拿着这个。」他拉出一条刺满经文的布巾。「把神像盖好,让祂看不到你也不能施 障眼法害你。」 「然后呢?」 「然后跑到最近的道观或是庙,请有能力的师父化掉。」 「我找你行不行?」李康乐开玩笑的问。 「当然当然,我们也算有缘分。」他把布巾折好,摊开布包在桌子上。「这些,」他指者 包裹里的东西;黄符、朱砂、毛笔和一本教人画符的破书。「都是保命的东西。听说你要 去台中和叔叔婶婶住,我就给你准备了当作送行礼物。」 「多少钱?」绕了一大圈,虽然这个道士古怪得蛮可爱的,到最后要的还是钱吧? 「不要钱。」他倒是很豪爽地说了。「小朋友不要那么世故,偶尔也要修修心。」 「你为什么要帮我?」很久没有无亲无故的大人对他好了,李康乐竟有点感动了,但是仍 旧没有放下戒心。 「毕竟我们也是有共患难的交情不是吗?」道士用拳头在肩膀上敲了敲,抛了个媚眼。 「黄文祥中邪的那天晚上,学校里我看到你了。」把手比成枪的形状指向李康乐的胸膛。 「我的天眼有时候灵有时候不灵,偏偏就看到你。」食指上举,开了无形的一枪,收手抵 在下巴吹了一下。 「修道人最重视缘分了。」 他起身,拍了拍皱掉的黄袍,指着李康乐动都没动的干面。「面要糊了,没吃饱怎么战斗 ?」 看道士转身要走,李康乐倒有些舍不得了。「你叫什么名字?」他连忙询问,惆怅好不容 易碰到一个好人,自己却要离开青山镇了。 「白鹤观正一教伏阿德。」 留下名号,他挥着衣袖潇洒的走掉。 什么嘛,连名字都这么搞笑。 「我还能不能去找你?」李康乐连忙扯着嗓子喊。 「且走且知道啰!」爽朗的笑声消失在门外。 李康乐默默收拾好布包,慢慢把面条吃掉,吃到一半才想到,那老头好像还没有付面钱。 13. 「我下个礼拜要搬去台中了。」李康乐坐在黄文祥的床边,把台灯开了又关,关了又开。 黄文祥头低低的没有说话。 「欸,我说我要离开青山镇了。」李康乐大声起来,用力按着电灯的按键喀喀响。「有没 有听到?还是你耳朵也坏掉了?」 「电灯会坏掉。」黄文祥的嘴巴嘟起来,还是没有看他。 「什么跟什么啦,」李康乐赌气,停下开关电源的手。「你应该说你早就知道了,不是可 以通灵的小鬼吗?」 「我不知道,」黄文祥被凶得很委屈。「对不起。」眨了眨眼睛,声音比蚊子还小,把手 都绞在一起。 李康乐愣了一下,又继续生气。「那你也好歹说一下不要走,我会想你之类的话吧?」 黄文祥擡起头,脸色非常苍白。「掰掰。」他说,恍恍惚惚的。 「黄文祥你王八蛋,亏我天天来看你,不是要当朋友吗?我现在就跟你切八断。」 李康乐跺着步子跑了出去,关门的时候奋力甩了一下,用巨大的碰撞表达不爽的情绪。 「康乐阿,这么快就出来啦?」走廊上包包头的护理师看着一阵风跑过去的小朋友关心的 问。「不要跑,会跌倒啦。」她挥着手要李康乐停一下,李康乐没有理她。 「唉,宝宝阿,你长大的话不可以也这么顽皮喔。」她摸着肚子,一边扶腰一边慢慢飘向 护理站,穿过好几个路人,消失在柜台后面。 护理站里卷头发的护理师正在忙碌,她埋头在一堆病例里。「在哪里呢?210号房吴先生, 唉烦死了每次要用的病例都找不到。」 「啪」的一声,堆得歪歪斜斜的文档堆里滑出其中一张,躺在地上翻开到有照片的那一页 。 「吴先生,找到你啦。」护理师蹲下来捡起病例,笑得眼睛都瞇成一条线。「谢谢妳,璇 璇学姊,总是麻烦妳,没有妳我怎么办。」她吐着舌头对着空气合掌拜了一下。 李康乐一口气跑出医院,眼睛里面湿湿的。「干,夏天风沙那么大,最讨厌青山镇了,什 么烂天气。」他拨了一下眼睛,才惊觉手上还拿着要买给黄文祥的当归排骨汤。 他慢慢走到路边的长椅上,把排骨汤甩在上面再一屁股坐下来。「本来想买顿好的给你补 补,黄文祥你饿死算了,饿死了别再来缠着我靠腰。」 看着车来人往的医院前广场,一台救护车疾驶而过,紧急刹车在急诊入口,后车箱打开, 护理人员蜂拥而上,七手八脚擡下一个担架,上面躺着一个人。 跟在人群里的有一个奇怪的老人,跟着一群忙东忙西的人显得悠闲地有些过份,他一下在 救护车前跺步,一下踮脚向人墙内探头探脑,最后摇着头驼着手走向李康乐坐着的大门口 。 「唉,唉,唉。」他一边叹气一边走,飘移得就像没有脚一样。 不对,李康乐瞪大眼睛。这个人还真没有脚。 「唉,唉,唉。」老人还在叹气。「才和老康说好明天去他家泡茶,上好的阿里山乌龙阿 ,可惜了可惜了。」走进医院大厅,消失在人群里。 急诊室里传来凄厉的哭声。「阿爸,阿爸,怎么会这样,明明还好好的在家里看电视,怎 么头一歪腿一伸,就这样没了。」 「这都什么鬼东西?」被这突来的事件一打岔,李康乐好像没有那么生气了。他看了一眼 在椅子上乖乖躺着的排骨汤,又碎嘴一句。「掰掰,掰什么掰,话都不会说,至少也说个 再见。」说完心里沉了一下,捞起排骨汤就转身往医院里再跑去。 经过电梯的时候刚刚的老人灵魂也等在那里,瞇着眼吃力地读着楼层简介。「急诊室,急 诊室在哪阿。」他着道地的台语自言自语。 「一楼左边,不用搭电梯啦。」李康乐经过的时候忍不住也用台语回他,转个弯往楼梯间 冲刺。 「喔喔喔,感谢喔,」老人慢慢飘走。「现在的囝子跑这么快是要吓死人喔。」抚着心脏 摇了摇头。 气喘吁吁到了病房前面,李康乐刷的一下打开拉门,等不及往里面看。 床上空空的,黄文祥不在那里。 房间到处都空空的,检查过厕所跟床底下,连柜子后面也没有放过,哪里都没有黄文祥的 踪迹。 李康乐终于忍不住坐在床上哭泣,他摀着脸,鼻涕不争气的滴了下来,凝固在裤管上。 一滴,一滴,聚集成黏糊糊的漩涡。 「康哥,你你……你流鼻涕了。」 细细的声音在头上响起,一只瘦小充满伤痕的手递到脸前面,这次是印着「青山医院」的 抽取式卫生纸盒。 「走……走开啦。」李康乐还在抽着鼻子,擡头端详那张他以前一直很讨厌的衰脸,伸出 手抓住皱皱的领口,把黄文祥紧紧搂在怀里。 「康……康康哥,你……你不打……打我吗?」 「不打,」把鼻涕抹在黄文祥的衣服上当作报复,李康乐笑出声来。 「我保护你。」然后斩钉截铁的说。 -- ※ 发信站: 热搜!爆卦实业坊(http://www.c8562.com), 来自: 124.189.7.107 (澳大利亚) ※ 文章网址: /bbs/marvel/M.1611481984.A.B7B.html
flowernini: 推 01/24 21:41
Timmy21: 真的好好看 但好揪心QQ 01/24 23:29
foxpig: 推 好看 01/25 00:00
ridle: 哇!超展开啦!推推!^^ 01/25 05:15
rnmrn: 怎..怎么觉得有情.... 01/25 11:12
lonesomefrog: 推推 01/25 11:33
zealles: 飘出腐味 01/25 12:10
angelicmiss: 推 好看 01/25 13:42
rexaqi: 推 01/25 13:49
hwwhww: 没有情 真的啦 是肝胆相照真情! 01/25 15:29
ifangho: 推 01/25 16:03
worthylife: 推 01/25 18:06
sbs963369: 推 01/25 18:37
monicacheno: 好看耶 推 01/25 20:17
purpoe: 文祥怎办 01/26 00:13
shnshn: 好看 01/26 01:14
IBERIC: 推 01/26 13:36
trew558: 推!在一起在一起 01/27 03:48
Terry80242: 推一下 期待已久 01/27 13:23
moonisblue: 情哈哈哈哈 01/29 02:28
greywagtail: 推 01/29 09:10
iforlove: 推 03/16 22:02
ubaxWd: 04/17 12:21




其他连结: 关键时刻 | 百度热点快讯 | 网上热搜 | 爆卦实业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