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marvel 关于我们 联系信息
原文网址: https://www.reddit.com/r/nosleep/comments/k4r6f9/the_man_in_my_basement_takes_one_step_closer/ 原文标题:The man in my basement takes one step closer every week.[Part 11] 是否经过原作者授权︰尚未 未经授权者,不得将文章用于各种商业用途 翻译时为语句通顺有稍作修改,若有错误或误解原文的地方,还请不吝提出。 前10篇因原作者有修改,翻译也同步修改完了, 有些之前比较隐晦的地方都直接写出来了XD,可以稍微重看一下再接这篇喔! ------------------------------------------------------------------------------ The man in my basement takes one step closer every week. 地下室里的人越来越靠近了 没有一条规则可被视为定律,入侵者似乎会依照你的行动做出反应。 // 此时,我已经不在乎自己为何会来到保罗的地下室。我只想出去。说比做简单,尤其我在 逃跑时把两支拐杖都弄掉了。但至少灯亮着。还亮着。 祈祷舱门没有锁住吧。 靠着水泥墙,我把重心转到一只脚上,单脚往前跳着穿越迷宫,一次一步艰难地移动。过 程过于枯燥,完全无需描述。等我终于找到足迹,已经是约三个小时之后的事了。我和保 罗几天前留下的足迹。至少有可以依循的方向了。感谢老天。我备受鼓舞,继续一点一点 往前进-- --一声空洞的巨响从迷宫深处传来。像有拳头搥在夹板上。我的心跳加速。我加快步伐 ,绕过下一个转角。更多撞击声,越来越快、越来越近。我加快蹒跚的脚步,打了石膏的 脚毫无用处地在后方拖着。更多撞击声。一次两声,像心跳似的。这节奏几乎与我的心跳 同步,不断加速再加速,同时声音愈加靠近。我又绕个一个转角,终于,看见出口了。不 知为何舱门居然开着,超乎预期。 又是个令人疑窦的好运。 我重新燃起斗志,往前迈步。信道中回荡的撞击声已经来到我身后。追上我的脚跟。灯倏 然熄灭,一片漆黑,只有地下室台阶上方透出微弱的月光。我继续往前,一次一步艰辛地 前进。终于够近了,我蹒跚走出敞开的门,往前摔下,下巴先撞上楼梯。撞击声就在后面 。我起身,用力关上舱门、放下门闩。千钧一发。 我静静站在门外,聆听动静。什么也没有,死亡般的寂静。我回头看,阶梯顶端的门也开 着,大大开着。淡蓝月光照亮上方的门廊。 为什么全部的门都开着? 我转身,仰赖扶手爬上楼。又是一段痛苦而枯燥的过程。我尽可能保持安静,但这不容易 。我不希望吵醒保罗,被他发现我正从他家地下室爬出来,没有任何合理借口。 经过十分钟的努力,我终于抵达一楼。空气中有熟悉的香草烟味。我四肢着地爬向前门, 为了不发出声音而放慢速度。一吋一吋推进。 终于抵达门口,我抓起角落篮子里一把坚固的雨伞,拄着它站起身。临时拐杖。不是那么 合用,但总胜过在地上爬来爬去。我握住门把后愣住-- 前额猛然传来一股重压,像偏头痛。我用拇指背侧揉着眉毛,然后停住,将手放了下来。 是那个奇怪的举动。豪伊做过、保罗做过,米契也做过,在他还没--我从什么时候开始 这么做的?为什么开始有这个动作? 我甩开念头、准备开门,却再次停住。有个盘旋已久的问题从潜意识中浮了上来:谁是保 罗口中的老朋友?是谁待在走廊底端的房间中…… 我回头望向身后。试着摆脱好奇心,试着开门离开,却做不到。每分每秒,那股怪异、熟 悉,几乎具有引力的念头逐渐膨胀,我急需知道答案。我张望门厅。保罗睡在哪里?扣掉 地下室后,这房子并不大。走廊上只有三扇门,其中一扇大概通往浴室。转过身,我往前 走向门廊,再度停下脚步。不。 这里不安全。心中求生警报大肆响起,几乎能听得见。回家吧。 这次我总算听从自己比较聪明的那一面,调头回到门口。回家睡觉吧。我转动门把--又 有另一个问题跳入脑中: 如果查克在那间房间里呢? 几率太低了。时间对得上吗?他现在会是几岁?警察怎么会不知情?但如果那是查克…… 也许我可以拍张照并通知警方?大脑还没厘清想法,双脚已带我走回门廊。谢天谢地,地 上有铺地毯,不然我大概已经吵醒全部邻居了。又是一段痛苦的路程,直到我抵达神秘房 间的入口,停在那儿。深呼吸三次,我握住门把。锁着。 我再试一次。仍旧锁着。我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些什么。 我环视周遭。屋内悄无声息。几乎像是一切都被暂停,时间冻结在不自然的状态。这阵寂 静让我想起第一晚找到衣帽架的时候。空气中同样令人不安的沉默。又是一个我现在没时 间细想的怪事。 我从后方口袋抽出弹簧刀,刺进门框。我有很多拆门的经验。别多问。 我把刀向上倾斜,往前推过门闩然后-- 门廊的灯亮了。我盯向走廊。脚步声。从客厅传来的脚步声。我及时往后躲进厨房里。 「哈啰?」保罗声音回响。他怎么过来的?他睡在沙发上吗? 我蹲在分隔厨房和客厅的吧台下。无论怎么想都不是个好地点,尤其是保罗还有枪呢。而 且他不怕用枪。我一部份想直接现身。为自己辩解。但此刻,保罗似乎受到入侵者的影响 ,比以往更甚。而且我仍需知道房间里的人是谁。 「哈啰?」保罗的声音这次从走廊传来。 我蹲得更低,躲进阴暗的角落。等待。聆听。 保罗走回客厅,开了另外一盏灯。漫长的沉默:他也在聆听,在等待。 漫长、沉默的对峙持续着。至少僵持了五分钟。我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 接着,保罗清了清喉咙并往厨房移动。朝我移动。脚步声越来越近,直到-- --我下方的地板微微发出声响。保罗就站在吧台对侧。如果他倾身往底下看,就会逮到 我。我屏息握紧手中的刀子。该死,应该早点把刀收起来的。我现在看起来真的像个疯子 。既疯狂又危险。太迟了,保罗已经近到可以听见任何风吹草动…… 又是一段难以置信的漫长沉默;秒如分,分如时。我一直屏住呼吸,越来越紧张-- --喀。 弹簧刀弹开了。一定是因为我太紧张,握太大力,碰到开关了。该死的白痴。保罗退开吧 台时,地板发出吱嘎声。我的脑海中一秒内奔驰过数千个念头。 --保罗不耐地往前走。突然,他的指尖进入我的视线,抓着台面边缘。他倾下身时,吧 台因为他的重量而弯曲。一吋一吋靠近。保罗就要在吧台底下发现躲藏着的我:眼神疯狂 、缺乏睡眠,还有弹簧刀当作武器-- --嗡--嗡--嗡-- --房子某处,有电话(我的救世主)在木质桌面上震动。保罗再次显得烦躁,手离开了 我的视野,走回客厅、远离厨房。我终于能放松,吐出一口气。但我很快就轻松不起来, 因为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并未改变。他可能很快就会回来,他回来时,我绝不能还待在这里 -- 「--米契?」保罗说,声音中满是困惑。 「不……不……没事……没关系……」他语调柔和许多。抚慰人心的声音。 沉默。 保罗正在听「米契」说话,或是电话那端某个声称自己是米契的东西。现在谁搞得清楚。 「你确定是他?」保罗说。 聆听。 「什么时候?」 听得更久。 「嗯。」 短暂沉默。 「……你报警了吗?」 再度沉默。 「不,我懂,这很合理……对……嗯……好,米契……不是现在,但等有需要时我们至少 要让警方介入,好吗?他现在显然状况不太好……对……对……好,我们在那里见面。」 他走回客厅,套上外套。 他妈的发生什么事了?他们是在说我吗?为什么米契突然跟照理说已经疏远了的父亲说话 ?那真的是米契吗?不可能是;那一定是入侵者在糊弄保罗,但那真的是保罗吗?我的脑 里装满问题,快爆炸了。如果入侵者的目的是要用困惑与偏执来让我失去理智,那么他的 任务完成了。真他妈恭喜啊。 保罗又走回门廊;他往厨房走了回来。干。干。干。干。 他停在厨房入口。站在走廊上背对着我;只要稍微往右边看,就能逮到我。漫长十秒过去 -- --他转向那间神秘的客房,握住把手-- --锁着。他摇摇头,伸手到门框上方,手指滑了滑,拿了把钥匙下来并把锁打开。他开 门望着漆黑的房间。 「……米契打电话来,」保罗说:「他家发生了点事,我去看看他。大概几个小时后回来 。」他把门阖上,又停住,再次把门打开:「门要开着还是关起来?」 听不见回应。 保罗把门反锁后才关上,把钥匙放回门框上方。他走回走廊上,顺手关掉全部的灯。突然 ,他停住了。 又是一段长长的沉默-- --走廊的灯再度亮起。他在做什么? 答案像一袋砖块直接打到我脸上:门。我忘记关上地下室的门了。当然,我到的时候门就 开着了,但我怀疑应该不是保罗开的。我听见潜步走过廊道后停下的脚步声。现在,我确 信他就在地下室楼梯顶端,站在那扇他不曾打开后没关上的门前。 他关上门、锁好,走回门廊。接着他开始踱步。绕着圈走。「干……干……干……」喃喃 自语。显然他陷入恐慌,或是更糟。持续了约三分钟,他才终于冲出前门,并把门重重关 上。一片寂静。 外头,重机引擎发动,离开车道,加速远去。他离开了。 终于。 我的目光回到客房门上;好奇心比以往更甚。但我决定再多等三分钟,以防保罗忘了带什 么东西又跑回来。三分钟过去了,我偷偷走到门廊上,跌跌撞撞走向那扇门,伸手摸门框 上缘……找到钥匙了。 双手颤抖,我打开了锁。深呼吸。如果门的另一边真是查克怎么办?如果真是保罗的老朋 友怎么办?知道这些事后我会怎么做?对真相的执着,是否真的让我在入侵者的网中越陷 越深?我侧头将耳朵贴在门上:缓慢低沉的哔……哔……哔……听起来像心电图监测仪的 声音。我站直身子,深吸一口气后转动门把,将门推开…… 令人厌恶的恶臭像堵墙直冲我而来;像食物腐烂与毛发燃烧的气味,浓烈到几乎灌在我口 腔中。我转头,紧闭着眼,用手肘内侧摀住鼻子,静待气味飘散。 我面向房间。大半被阴影屏蔽,放满军事等级的医疗设备。如同我在幻觉中看见的房间。 心脏监测、点滴、放有手术工具的桌子。靠近窗户的地方有张微微倾斜的病床;上头躺了 个男人。至少我是这么推测的。他全身包满医疗绷带。双臂、手腕,甚至腿上都插有输液 管。脸大多被绷带遮住了,只有下腭和眼睛的一小部分露在外面。 我悄悄向前。心电图仪缓慢规律的哔声稳定持续着。无论这个人是谁,他都没注意到我的 存在。但我也不在乎了,只想要得到答案。我走到床边停住。他的双眼紧闭,似乎在装睡 。外露的下巴布满疤痕与皱褶。部分嘴唇破了,露出后方的牙齿。我不懂医疗专业,但看 起来像严重烧烫伤患者。就算他是查克,我也认不出来。他现在应该比以前老了许多。然 而无论是谁,他该住在重症病房里,而非普通客房。保罗是否把他当作「客人」以挡住入 侵者?我无法想像会有头脑正常的人自愿这么做。我正准备转身-- --走廊前方,前门开了,灯光亮了。保罗回来了。我环视房间,绝望地寻找可以躲藏的 地方-- --房里的人张开了眼睛。冰冷的蓝色眼睛,与保罗的眼睛惊人地相似。他直直看向我, 眼睛瞪大,充满恐惧。脚步声越来越近。我不再多想,钻进床下并将打了石膏的腿藏在后 方,窝藏在杂乱的电线与箱子之间。 脚步声停留在走廊上;房间灯亮了。 「……你怎么开门的?」保罗的声音传进房里。 没有回应。 「……发生什么事?」 再一次,听不见回应。 保罗忿忿离去,关上灯、阖上门,让我独自与烧烫伤患者共处一室。我很确定这个患者就 是保罗。 或至少是某个版本的他…… // // // ..-. --- .-. --. --- - - . -. -- ※ 发信站: 热搜!爆卦实业坊(http://www.c8562.com), 来自: 182.235.93.131 (湾湾) ※ 文章网址: /bbs/marvel/M.1611504069.A.16B.html
nastim: 所以保罗真的有两个版本 01/25 00:06
jeansr: 本来打算完结再回来看,但还是每次都忍不住点开XS 01/25 01:33
jeansr: XD 01/25 01:33
  我懂这种纠结!
fatcat0322: 最下方的摩斯密码是forgotten 01/25 01:36
dream33: 每次看都好紧张然后一头雾水 01/25 02:36
QCLE: 两个保罗?? 01/25 04:23
fifilin: 推 感谢翻译 01/25 06:21
rnmrn: 这系列越来越迷了... 01/25 08:13
BusyBee9939: 难道每个人都有拷贝人?感谢翻译! 01/25 08:13
soyjay: 所以主角闻到汽油和毛发烧焦味是真的保罗的味道? 01/25 09:56
soyjay: 感谢原po用心翻译跟修改之前的版本<(_ _)> 太用心了!! 01/25 09:59
  是我自己太偏执XDD 谢谢你~
coca7744: 0.0 01/25 10:51
xctan: 感谢翻译!一直有在追这系列,越来越好看了 01/25 13:12
rexaqi: 感谢翻译 01/25 13:38
angelicmiss: 先推再看 01/25 13:51
qaz960749: 越来越迷了 01/25 14:54
snowsmallii: 追到现在到底发生什么事啊好在意!!!! 01/25 16:12
cjcha: 好想知道结局,谢谢原po 01/25 18:23
sukinoneko: 一团迷雾,太没有逻辑可推理的故事,期待结局呀 01/25 22:02
(a6234709 删除 winUefi 的推文: 违反板规12-3)   因为这里不是鬼故事板啊^_^   没有啦,其实我觉得上下几篇小日本怪谈跟创作文都满可怕的呀,您可以多看看~   (w大留言被删掉了QQ,关灯一下)
IBERIC: 推 01/26 13:41
jiasel: 有趣推推 01/26 15:22
jiasel: 另外翻了一下前几篇的摩斯密码是the first time you see m 01/26 15:22
jiasel: e will be in long forgotten 现在在这里 01/26 15:22
ioosoo: 推阿 01/27 00:03
celine1224: 我怎么越看越糊涂了呜呜呜 01/27 01:31
Thenpower: 感谢翻译 01/27 15:59
dream0603: 好想知道真相啊啊啊 01/28 07:45
※ 编辑: WeinoVi (1.160.135.96 湾湾), 02/01/2021 13:13:07
Veronica0802: 推 02/13 23:59
hFVYoG: 04/17 12:21




其他连结: 关键时刻 | 百度热点快讯 | 网上热搜 | 爆卦实业坊